學生習作

因為筆在我手上

字號+ 作者:卓怡可 來源:原創 點擊:

一部作品出世,不免為人所指點。故事不夠曲折氣氛太壓抑結局不夠完美,嘈雜的評論可能會讓你亂了方寸,忘了自己。可作家執筆,寫的是自己的故事,何為他人所左右?......

一部作品出世,不免為人所指點。“故事不夠曲折”“氣氛太壓抑”“結局不夠完美”,嘈雜的評論可能會讓你亂了方寸,忘了自己。可作家執筆,寫的是自己的故事,何為他人所左右?若我不是那么精彩的人生是一部作品,我必定寫我所念,因為,筆在我手上。

隨著互聯網的盛行,輿論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在人們眼中,他的評價似乎也日益變得重要起來。互聯網上,總是少不了“噴子”的存在,他們的言行,或是出于嫉妒,平凡的他們希望別人也是平凡的。許多人因為他人的評價,或放棄了自己的興趣愛好,或盲目跟風,走上了一條與他人相同的路。故在輿論風暴的席卷之下,人們出落的如同流水線輸出的商品,枯燥且單一。也難怪,流水線產品怎么會去質問自己:“生命的價值,到底是什么?”

敢于堅持自己的人,往往少之又少。

可是他敢。“我的勇氣和你的勇氣加起來,對付這個世界總夠了吧?——王小波”王小波的文字起初總是不被人們所看好,稿件一份份地送,又是一份份地被退回。為什么?雜志社們都嫌他說“大實話”,勸他寫寫為大眾所喜歡的小說。可他偏不。在《一只特立獨行的豬》中,他仰慕那一只不為世俗,敢于做自己所想的那只黑豬。他勇敢地嘲諷社會的黑暗,固執地追求自由,說著別人不敢說的實話。他人冷眼又如何?他執筆自己的人生,最終讓人們看到了他,獲了不少的獎,盡管課本上從未出現他的身影。

可是他敢。“常是永久,樂是安樂,我是自由自在,凈是純潔清凈。——李叔同”或是風流才子,或是水云高僧,他遵從的始終只有自己的內心。他不畏世俗的眼光,毅然在話劇《茶花女》中反串女主角,體態婀娜,掀起熱議。他斷食修心,遁入空門,度發為僧,震驚了整個文壇。有人問:“何所為?”曰:“無所為。”曰:“君固多情者,忍拋骨肉耶?”則答曰:“譬患虎疫死焉,將如何?”這樣看來,他并非厭世,不過是遵從自己的內心罷了。

雖說他人的意見值得我們反思與琢磨,但是我執筆只屬于我的故事我的人生,又曾能被他人言語更變了故事梗概與初心?

就像巨著與熱播電視劇總是不同的。有的熱播電視劇邊播邊拍,以便合上群眾的胃口;而通常上的巨著是作者在與世隔絕的情形下寫出的。二者差異明顯,熱播電視劇雖說是熱播,時效頂多兩個月;巨著也許剛開始無人問津,但總能傳遞百年。

余秋雨說,他曾見蕭伯特老師的壁爐上寫著:what them say?let them say!

伯牙善鼓琴,鐘子期善聽。鐘子期死,伯牙斷弦。可就算沒有聽眾,我也愿以夢為弦,不糟了這琴聲。我甘愿成為自己的鐘子期,因為這筆,在我的手上。




(作者:寧波市奉化區   *******6198 卓怡可


 
(99作文網溫馨提示: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欄目列表
  • 學生習作
  • 相關文章推薦相關文章推薦

    晚高峰堵車把冬的寒意堵在了路上。我的頭隨著公交車的振動無意識地晃著,開始了夢的旅行。 秋夢 孫女,孫女。在恍惚中仿佛聽見了奶奶那親切柔和的聲音。我睜開了朦朧的睡眼...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可憐的小女孩的媽媽去世了,他的媽媽給她留了一雙水晶鞋。 現在是寒冬,小女孩把家里僅剩的火柴拿出來賣,隨后一個個叔叔來問小女孩說:孩子,這么冷...

    捉賊了,做賊了,你們被我嚇一跳吧!這是一個游戲了! 星期二,爸爸把我帶到青果教育上課,第二節老師說要玩官兵捉賊的游戲,太令人心奮了!什么是 官兵捉賊 ?怎么玩?讓我...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讀得出一點詩意,幾分愁,或許是對前人的一點牽掛。 愧當兒女我不孝,一年一回看雙親。掃墓一把打開人們思情的鑰匙;一個喚起人們美好愿望...

    一部作品出世,不免為人所指點。故事不夠曲折氣氛太壓抑結局不夠完美,嘈雜的評論可能會讓你亂了方寸,忘了自己。可作家執筆,寫的是自己的故事,何為他人所左右?若我不是...

    顛簸了半路,我滿心的期待又加了三分,我仿佛聞到了家鄉的呼喚。 到了那片熟悉的樹林,那神秘的楊樹味,環繞著我們一家。但這神秘的楊樹味夾雜著泥土的清香,為我開了一條...

    生活就像是一首詩,朦朧清新,灑脫奔放,充滿了喜悅、悲傷與哲理;生活又像是一幅畫,色彩旖旎,濃淡交織,充滿詩情畫意,令人回味無窮。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我的朋友帶...

    永遠不要哀嘆,像樹葉一樣用一生綠著,最后成熟一個金色的夢。 ------------- 題記 蕭瑟的秋風卷起席地的落葉讓它們飛舞在空中化為只只殘蝶隨風而去。枝頭那些還渲染著淡綠...

    利来最老牌的 -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www.w66.com